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净心居士的博客

弘扬儒释道传统文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陈一新,字金印,号净心居士,1983年生,狮子座,2005年大学中文系毕业,现为高中语文教师,决心弘扬儒释道三教思想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,志大才疏,还请多多指教.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,请留下您的足迹,在下会感到不胜荣幸.

网易考拉推荐

略论印光大师的念佛法门(北大楼宇烈教授)  

2015-11-01 12:19:14|  分类: 佛学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略论印光大师的念佛法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北大楼宇烈教授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摘要
  印光大师是中国近代最有影响的净土宗高僧,被尊为中国净土宗第一三祖。他一生以弘扬净土教义,实践念佛法门为己任。印光大师认为,作为末法时期的业力凡夫,单靠自力是不可能断惑证真,了脱生死的,而必须仗佛慈力接引,带业往生。再则,即使已证等觉之菩萨,也须回向往生,方可圆满佛果。因此,净土法门乃如来普为一切上圣下凡,令其于此生中即了生死之大法。离此净土法门,上无以圆成佛道,下无以普度众生。
  印光大师认为,净土法门之实践方法,就是“念佛”。他说:“念佛一法,乃佛教之总持法门。”有四种念佛法门,其中尤以持名念佛,下手最易,成功最速。持名念佛,一要都摄六根,二要志心持念,三要常时无闲。如能念到全心是佛,全佛是心,心外无佛,佛外无心,无念而念,念而无念,心佛两彰,而复双泯时,则实相妙理,觌体显露,西方依正,彻底圆彰。
  印光大师倡导的净土念佛法门,不仅为一般佛教徒指出了奉行信、愿、行以了生的具体途径,而且对那些落入文字知见、故弄玄虚而不知了生脱死的狂禅们,也是一有益的针砭,在中国近代佛教史上是有著广泛的社会影响。

  净土一宗发展到近代已是十分衰微,或以为此仅为愚夫愚妇求生福报之法门,或以参念佛者是谁,成有禅无净之法门。净土教理闇而不明,念佛法门杂而无统。印光大师有感于此,大发慈悲,一生以弘扬净土教义,实践念佛法门为己任,被尊为中国净土宗第十三祖,是中国近代最有影响的净土宗高僧。

  印光大师首先指出,净土法门乃佛教八万四千法门中最为殊胜的了生脱死的解脱法门。他尝反复论述这一观点说:

  “净土法门,乃如来一代时教中之特别法门。虽具足惑业之博地凡夫,但能信愿念佛,
  即可仗佛慈力,往生西方;纵已证等觉之高位菩萨,犹须回向往生,方可圆满佛果。是
  知净土法门,其大无外,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。九界众生,舍此则上无以圆成佛道;十
  方诸佛,离此则下无以普度群萌。一切法门,无不从此法界流;一切行门,无不还归此
  法界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〈续〉》“灵岩山笃修净土道场启建大殿记”〉

  又说:

  “如来一代所说一切法门,虽则大小顿渐不同,权实偏圆各异,无非令一切众生就路还
  家,复本心性而已。然此诸法,皆须自力修持,断惑证真,了生脱死,绝无他力摄持,
  令其决于现生入圣超凡,成就所愿也。唯净土法门,仗佛誓愿摄受之力,自己信愿念佛
  之诚,无论证悟与否,乃至烦惑丝毫未断者,均可仗佛慈力,即于现生往生西方。”(
  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净土十要序”)

  “一切法门,皆仗自力了生死,念佛法门,兼仗佛力了生死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
  )》“复修净师书”)

  “净土法门,其大无外,全事即理,全修即性,行极平常,益极殊胜。良由以果地觉为
  因地心,故得因该果海,果彻因源。一切法门无不从此法界流,一切行门无不还归此法
  界。……统摄律、教、禅、密之宗,贯通权、实、顿、渐之教。于一代时教中,独为特
  别法门,其修证因果,不得以通途教义相绳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无量寿经颂
  序”)

  “净土法门,……乃如来普为一切上圣下凡,令其于此生中,即了生死之大法也。于此
  不信不修,可不哀哉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一函遍复”)

  从以上论述中,我们可以看到,印光大师认为净土法门之所以殊胜,是因为:

  一、净土法门是如来世尊为九界凡圣速成佛道而开设的一个特别法门;
  二、这一特殊法门,与其它只靠自力修持的法门不同,而是仰仗佛的慈悲愿力
  摄受,往生西方;
  三、这一特别法门,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,上至已证等觉之菩萨,下至具足惑
  业之凡夫;
  四、这一特别法门,统摄律、教、禅、密之宗,贯通权、实、顿、渐之教,然
  又不得以一般的教义去衡量它;
  五、这一特殊法门,无论钝根众生,还是一乘上士,均不须经劫历生,而于现
  生即可往生西方。

  印光大师认为,值此末法时代,根机钝劣的业力凡夫,想要单靠自力修持悟明心性,断尽烦惑,了脱生死,可以说是“千无一得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致罗世芳居士书”)的,而必须仗佛慈力接引,带业往生。他说:

  “仗自力了生死,非一生两生能了,证初果人,尚须七生天上,七生人间,方证四果,
  四果则了生死矣。……未证初果者则不一定,纵一生两生不造业,决难永不造业。故知
  仗自力断惑证真之难,难如登天矣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修净师书”)

  然而,如能信仰净土法门,“由佛力以引发自力,以佛力、法力、自心本具之力,三力契合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习怀辛居士书”),则一定能够超凡入圣,了生脱死。

  因此,印光大师强调说,唯有净土法门才是六道三乘,复自本性,了生脱死,横超三界的根本法门。他恳切地忠告大家说:

  “若念人身难得、中国难生、佛法难遇、净土法门更为难遇,若不一心念佛,一气不来
  ,定随宿生今世之最重恶业,堕三途恶道,长劫受苦,了无出期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
  (正)》“复陈慧超书”)
  为了阐明净土法门乃“一切法门,无不从此法界流;一切行门,无不还归此法界”的道理,印光大师深入考察了大乘经典,探究了净土法门的经典来源以及发展源流。他指出,以往生净土,圆满佛果,为最终归依,实发端于《华严经》。他说:

  “若论大机所见,肇始实在《华严》。以善财遍参知识,末后于普贤座下,蒙其威神加
  被,所证者与普贤等,与诸佛等,是为等觉菩萨。普贤乃以十大愿王,劝进善财及与华
  藏海众四十一位法身大士,回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以期圆满佛果,而为《华严》一经
  归宗结顶之法。然则,《华严》明一生成佛之法,而归宗于求生净土。是知净土一法,
  乃十方三世一切诸佛,上成佛道,下化众生,成始成终之无上大法也。”(《印光法师
  文钞(续)》“净土五经重刊序”)

  印光大师又说,此后在方等会上,世尊又特为专说净土三经,其中《阿弥陀佛经》摄机最普,所以禅、教、律各宗,都奉之为日课。此外,大乘经典中论及净土者,多不胜数,尤其是《楞岩经》“大势至念佛圆通章”,实为念佛最妙开示。此后,“文殊、普贤、马鸣、龙树、远公、智者、清凉、永明,悉皆发金刚心,为之宏赞,以期六道三乘,同得横超三界,复本心性也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净土十要序”)

  印光大师认为,净土法门以了生脱死为根本,而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因而绝不可有求来生人天福报之心。他说:

  “凡诵经、持咒、礼拜、忏悔、及救灾、济贫,种种慈善功德,皆须回向往生西方,切
  不可求来生人天福报,一有此心,便无往生之分。……佛教人念佛求生西方,是为人现
  生了生死的;若求来生人天福报,即是违背佛教。如将一颗举世无价之宝珠,换取一根
  糖吃,岂不可惜?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一函遍复”)

  他批评那种为求来生福报而信净土念佛法门的人说:

  “念佛法门乃是教人求生西方的法门,汝既念佛,不求生西方,又要求来生,是不遵佛
  教。此是佛教人必定要依之法。汝不肯依,故名破戒违法。若今生尚有修持,来生定有
  世福可享。一享福,必定要造恶业(今之世道乱之如此,多半是前生修痴福者所酿成耳
  )既造恶业,则后来之苦报,不忍言说矣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传德师书”〉

  佛法的所谓了生死,就是要人们破除无明,明自清净本性,跳出三界,超脱轮回,不再有来生。无生才无死,无生无死,才无三界六道的生死轮回。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正是不再来生此方娑婆世界。所以印光大师说:

  “一生西方,则生死已了,烦恼不生,已与在此地久用功夫,断烦恼净尽了生死者相同
  。故念佛决定要求生西方,切不可求来生人天福报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〈续〉》“与张静
  江书”)

  这也就是说,念佛而求来生福报是与净土法门的宗旨相违背的,也是违背佛法的根本教理的。印光大师在这里深刻地从实践的角度,阐明了佛法“无生”与“往生”之间的不二关系。

  印光大师还反复强调指出,奉行净土法门者,当以信、愿、行三者为宗旨。他说:“念佛的宗旨是,生真信〈即信〉,发切愿(即愿),专持佛号(即行,信愿行三,为念佛宗旨)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幻修大师书”)

  又说:

  “净土法门,乃极难极易之法门。说其难,则大彻大悟,深入经藏者,尚不信。说其易
  ,则愚夫愚妇,至诚恳切念,即能临终现诸瑞相,往生西方。……此法最要在信愿。有
  信愿,则决定肯认真修持。肯修持则即可得往生之益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〈续〉》“复习
  怀辛书”)

  信、愿、行三者的关系是不可或缺的,故说:

  “信愿行三,乃念佛法门宗要。有行无信愿,不能往生;有信愿无行,亦不能往生;信
  愿行三,具足无缺,决定往生。得生与否,全由信愿之有无;品位高下,全由持名之深
  浅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与陈锡周居士书”〉

  而信、愿、行三者的具体内容则是:

  信则信我此世界是苦,信极乐世界是乐;信我是业力凡夫,决定不能仗自力断惑证真,
  了脱生死,信阿弥陀佛有大誓愿,若有众生念佛名号,求生佛国,其人临命终时,佛必
  垂慈接引,令生西方。愿则愿速出离此苦世界,愿速往生彼乐世界。行则至诚恳切,常
  念南无阿弥陀佛,时时刻刻,无令暂忘,朝暮于佛前礼拜持诵,随自身闲忙,立一课程
  。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一函遍复”)

  印光大师这里揭示的净土念佛法门的宗要,即信念、意志与践行,其实也是成就一切事业所必须奉行的宗要,具有更为普遍的意义。

  在信、愿、行三者之中,信与愿是必要之条件,而行是充分之条件。因为如果不落实到行,信与愿都将成为一句空话。所以,印光大师在他大量的说法中,讲得最多最具体的就是如何念佛的实践问题。

  印光大师认为,净土法门之实践方法,就是“念佛”。他说:“念佛一法,乃佛教之总持法门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〈续〉》“弥陀圣典序”〉然念佛法门又有种种之不同,如有专念自佛者,有专念他佛者,又有兼念自佛他佛者之不同。印光大师把专念自佛者之念佛,统称之为“实相念佛”。而于专念他佛者中又分为三类,即“观想念佛”、“观像念佛”与“持名念佛”。合念自佛与念他佛,念佛之法总有四种法门。对于这四种念佛法门,印光大师分别做了具体的介绍,他说:

  “实相念佛”者,“如诸经中深穷实相以期悟证,乃于五阴、六入、十二处、十八界、
  七大等诸法中以般若智照,了达此一切法,当体全空,亲见本具妙真如性。及禅宗看念
  佛的是谁,并各种话头,以期亲见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者是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
  )》“弥陀圣典序”)

  “观想念佛”者,“谓依十六观经作观,或专观白毫,或但观丈六八尺之佛身,或观广
  大法身,及具十六种观。”(同上)

  “观像念佛”者,“谓对佛形像,想佛相好光明等。”(同上)

  “持名念佛”者,“谓一心称念阿弥陀佛圣号。”(同上)

  在以上四种念佛法门中,印光大师认为,“唯实相念佛谛理最深,然颇不易修,以唯仗自己戒定慧,及参究照察之力,别无他力补助,若非宿根成熟,则悟尚不易,何况实证。”(同上)观想一法,则“非理路明白,观境熟悉,无躁妄欲速之心,有镇定不移之志者,修之则损多益少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复吴希真书”〉因此,“唯持名念佛下手最易,成功最速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弥陀圣典序”〉他谆谆告诫大家说:

  “切不可谓,持名一法浅近,舍之而修观像、观想、实相等法。夫四种念佛,唯持名最
  为契机。持至一心不乱,实相妙理,全体显露,西方妙境,彻底圆彰。即持名而亲证实
  相,不作观而彻见西方。持名一法,乃入道之玄门,成佛之捷径。今人教理观法,皆不
  了明。若修观想实相,或至著魔。弄巧成拙,求升反堕。宜修易行之行,自感至妙之果
  矣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与徐福贤书”〉

  印光大师一生努力推崇与倡导的就是这“持名念佛”。然“持名念佛”法门中还须分清“观心念佛”与“摄心念佛”之不同。印光大师倡导的是“摄心念佛”法门。他认为,“观心之法乃教家修观之法,念佛之人不甚合机。”所以,他强调说:“念佛名号,勿用观心念法,当用摄心念法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杨炜章书”)“摄心念佛,为决定不易之道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三)》“复刘瞻明书”)

  什么才是摄心念佛呢?印光大师说:

  “至于念佛,心难归一,当摄心切念,自能归一。摄心之法,莫先于至诚恳切;心不至
  诚,欲摄莫由。既至诚已,犹未纯一,当摄耳谛听。无论出声默念,皆须念从心起,声
  从口出,音从耳入。【默念虽不动口,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。】心口念得清清楚
  楚,耳根听得清清楚楚,如是摄心,妄念自息矣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复高邵
  麟书四”)

  摄心之说,并不只止于心,而是由心而统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。因此,印光大师特别推崇《楞严经》中大势至菩萨说的: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得三摩地,斯为第一”的修持方法,认为这是持名念佛的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。根据这样的持名念佛方法,首先是要都摄六根,也就是说:

  “念佛时,心中(意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口中(舌根)要念得清清楚楚,耳中(耳根
  )要听得清清楚楚。意、舌、耳三根一一摄于佛号,则眼也不会东张西望,鼻也不会臭
  别种气味,身也不会懒惰懈怠,名为都摄六根。都摄六根而念,虽不能全无妄念,校彼
  不摄者,则心中清净多矣,故名净念。净念若能常常相继,无有间断,自可心归一处。
  浅之则得一心,深之则得三昧。三摩地亦三昧之别名。此云正定,亦云正受。正定者,
  心安住于佛号中,不复外驰之谓;正受者,心所纳受唯佛号功德之境缘,一切境缘皆不
  可得也。能真都摄六根而念,决定业障消除,善根增长,不须观心而心自清净明了。”
  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杨炜章书”)

  其次是要志心持念,常时无间,也就是说要坚定信念,无时无地,念佛从不间断。这就是印光大师说的:

  但以信愿持佛名号,如子忆母,常时无间,迨至临终,感应道交,仗佛慈力,带业往
  生,末世众生,唯此是赖。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弥陀圣典序”)

  要做到摄心并非易事,人们虽努力在那里摄心念净,但还是免不了时常有无明妄念涌起。值此之时,怎么来克服它呢?对此,印光大师提出了通过十念记数之法来达到摄心念净。这个摄心之法是印光大师从自己的修持中总结出来的,为前人所未谈及者。他说:

  〈当摄心念佛时〉如或犹涌妄波,即用十念记数,则全心力量,施于一声佛号;虽欲起
  妄,力不暇及。此摄心念佛之究竟妙法,在昔宏净土者,尚未谈及,以人根尚利,不须
  如此,便能归一故耳。光以心难制伏,方识此法之妙。盖屡试屡验,非率尔臆说,愿与
  天下后世钝根者共之,令万修万人去耳。”〈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复高邵麟书四”〉

  接著,印光大师对十念记数的念佛方法,做了十分详细的介绍。他说:

  “所谓十念记数者,当念佛时,从一句至十句,须念得分明,仍须记得分明。至十句已
  ,又须从一句至十句念,不可二十、三十。随念随记,不可掐珠,唯凭心记。若十句直
  记为难,或分为两气,则从一至五,从六至十。若又费力,当从一至三,从四至六,从
  七至十,作三气念。念得清楚,记得清楚,听得清楚,妄念无处著脚,一心不乱,久当
  自得耳。须知此之十念,与晨朝十念,摄妄则同,用功大异。晨朝十念,尽一口气为一
  念,不论佛数多少;此以一句佛为一念。彼唯晨朝十念则可,若二十、三十,则伤气成
  病。此则念一句佛,心知一句;念十句佛,心知十句。从一至十,从一至十,纵日念数
  万,皆如是记。不但去妄,最能养神。随快随慢,了无滞碍;从朝至暮,无不相宜。较
  彼掐珠记数者,利益天殊。彼则身劳而神动,此则身逸而心安。但作事时,或难记数,
  则恳切直念。作事既了,仍复摄心记数;则憧憧往来者,朋从于专注一境之佛号中矣。
  大势至谓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得三摩地,斯为第一。利根则不须论,若吾辈之钝根,
  舍此十念记数之法,欲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大难大难。又须知此摄心念佛之法,乃即
  浅即深,即小即大之不思议法。但当仰信佛言,切勿以己见不及,遂生疑惑,致多劫善
  根,由兹中丧?不能究竟亲获实益,为可哀也。掐珠念佛,唯宜行住二时。若静坐养神
  ,由手动故,神不能安,久则受病。此十念记数,行住坐卧,皆无不宜。(同上)

  在净土法门中遇到的最主要的理论问题就是:“自力”与“他力”,“自性弥陀”与“西方弥陀”的关系问题。如上所说,在“自力”与“他力”的问题上,印光大师是主张“他力”的,但也不完全排斥“自力”,认为如能在佛力的引发下,把佛力、自力契合一起,当然是很好的。关于“自性弥陀”与“西方弥陀”,或“自心佛”与“西方佛”的问题,印光大师认为两者是不异不二的。他尝分析说,有持事而修者,有持理而修者。持事而修者或只信西方弥陀,持理而修者则信西方弥陀是我心具,是为心造,所以西方弥陀与自性弥陀是不异不二的。如他说:

  “事持者,信有西方阿弥陀佛,而未达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。但以决志愿求生故,如子
  忆母,无时暂忘。此未达理性。而但依事修持也。理持者,信西方阿弥陀佛,是我心具
  ,是我心造。心具者,自心原具此理,心造者,依心具之理而起修,则此理方能彰显,
  故名为造。心具即理体,心造即事修。心具、即是心是佛,心造、即是心作佛。是心作
  佛,即称性起修。是心是佛,即全修在性。修德有功,性德方显。虽悟理而仍不废事,
  方为真修。否则便堕执理废事之狂妄知见矣。故下曰:即以自心所具所造洪名,为系心
  之境,令不暂忘也。此种解法,千古未有。实为机理双契,理事圆融,非法身大士,孰
  克臻此。以事持纵未悟理,岂能出于理外。不过行人自心未能圆悟。既悟焉,则即事是
  理。岂所悟之理,不在事中乎。理不离事,事不离理。事理无二,如人身心,二俱同时
  运用。断未有心与身,彼此分张者。达人则欲不融合而不可得。狂妄知见,执理废事,
  则便不融合矣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复马契西书九”)

  印光大师进一步从理论上分析说:

  “事理二法,两不相离。由有净心,方有净境。若无净境,何显净心。心净则佛土净,
  是名心具。若非心具,则因不感果矣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三)》“复马宗道书”)

  又说:

  有唯心净土,方生西方净土。若自心不净,何能即得往生。纵逆恶罪人,以十声念佛即
  得往生者,由念佛之净心,感生西方之净土。世多以唯心则无土,便是魔外知见。……
  由自性弥陀故,必须念西方弥陀以求往生,渐进而可以亲证自性弥陀。傥单执自性弥陀
  而不念西方弥陀,纵令真悟,尚未能即了生死。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答曲天翔居士
  问二十七则”)

  他有时甚至认为,自心净土与往生西方净土之间有著一种内在的联系,如他说:

  〈信佛修净土者〉第一须要敦伦尽分,闲邪存诚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第二须具真信
  切愿,持佛名号,不使名利及人天福报之心稍萌,则可谓德净。即维摩所谓:欲生净土
  ,当净其心,随其心净,则佛土净。心有污秽,何能生净土乎。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
  》“复海门蔡锡鼎书三”)

  总之,印光大师认为:
  凡夫之心,与如来所证之不生不灭之心,了无有异。其异者,乃凡夫迷染所致耳。非心
  体原有改变也。弥陀净土,总在吾人一念心性之中。则阿弥陀佛,我心本具。既是我心
  本具,固当常念。既能常念,则感应道交,修德有功,性德方显,事理圆融,生佛不二
  矣。故曰:以我具佛之心,念我心具之佛,岂我心具之佛,而不应我具佛之心耶。(《印
  光法师文钞(正)》“复马契西书九”)

  所以,印光大师说,一心专修持名念佛法门,如“果能志心持念,念到全心是佛,全佛是心,心外无佛,佛外无心,无念而念,念而无念,心佛两彰,而复双泯时,则实相妙理,觌体显露,西方依正,彻底圆彰。”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弥陀圣典序”)

  印光大师倡导的净土念佛法门,不仅为一般佛教信徒指出了奉行信、愿、行以了生死的具体途径,而且对那些落入文字知见、故弄玄虚而不知了生脱死的狂禅们,也是一极有益的针砭。如他批评当时一些自持聪明,只知在参禅弄玄上下功夫,而不在实修上努力的人说:

  近来人每每好高务胜。稍聪明,便学禅宗、相宗、密宗,多多将念佛看得无用。彼只知
  禅家机语之玄妙,相宗法相之精微,密宗威神之广大。而不知禅纵到大彻大悟地位,若
  烦惑未净,则依旧生死不了。相宗不破尽我法二执,则纵明白种种名相,如说食数宝,
  究有何益。密宗虽云现身可以成佛,然能成者,决非博地凡夫之事。凡夫妄生此想,则
  著魔发狂者,十有八九也。是以必须专志于念佛一门,为千稳万当之无上第一法则也。
  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姚维一书”)

  在批评一位痴迷于参禅者,他更严厉地指出说:

  汝父于此劫浊之中,不知一心念佛求生西方,痴痴然欲参禅明心见性。须知彼所参者非
  禅,乃文字知见,参到老于禅了无所干。即令真得禅宗明心见性之实益,其去了生死尚
  大远在。以烦恼惑业未断,悟是悟,生死是生死。若谓明心见性即无生死可得,此系门
  外汉,与狂禅者之所谬认者。然现时谁是明心见性之人。(《印光法师文钞(续)》“复郑
  慧洪书”)

  净土理论、净土向往,乃至净土实践法门,实际上是大乘佛教各派各宗都有的,只不过随其根本理论体系的不同,其内容和方法也不同罢了。持名念佛的净土法门由唐代善导、道绰等创立后,绵延不断,多有发展。然自宋以来,经永明延寿等大力倡导禅净双修、禅净合一后,在以后的发展中,持名念佛之净土法门,亦已混杂不纯了,乃至以参念佛的是谁为念佛法门,实在是离持名念佛法门的原来面貌太远了。印光大师在中国近代佛教重兴的潮流中,身肩重振净土持名念佛法门,并以其精深的教理阐发和伟大的人格影响,使净土持名念佛法门复明于世。印光大师往生将近六十年了,然他在中国近代佛教史上的影响,至今仍流传不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